达豪集中营真相:非法的正义

01

在德国南方的巴伐利亚州,首府慕尼黑位于阿尔卑斯山北麓的高平原上,大片的森林环绕着这座美丽的城市。在慕尼黑西北部十多公里的地方有一个美丽的小镇—达豪(Dachau),镇上有一座文艺复兴时期的宫殿。

如今慕尼黑的许多旅行社都推出达豪一日游的项目招揽游客,眠眠就是这样去到这里参观的。

不过人们在这里却只是来去匆匆,很少有游客愿意在此地久留。因为到这里来主要并不是参观什么古代的宫殿,而是一座阴气十足,让人不由得产生血腥回忆和恐怖联想,从而毛骨悚然起来的达豪集中营。

在这处林木茂密,景色优美的地方,映入人们眼帘的森林郁郁葱葱好像公园一样。谁也不会想到,在这片森林的深处却藏着一座昔日恐怖的人间地狱。

达豪集中营旧址,如今仍然保持着当年的原貌,阴森的大铁门上铸造了两行大字:“ARBEIT MACHT FREI”(劳动使人自由)。这是达豪集中营最著名的口号,臭名昭著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大门上同样有这个标语,据说它是纳粹其它集中营共同的标配。这句话出自德国作家Lorenz Diefenbach作于1872年的小说《劳动使人自由》。

集中营的范围占据上百公顷土地,周边环绕着电网和壕沟。当年每隔一段距离筑起高高的炮楼,上面装有探照灯,架着机关枪,日夜监视营内每个角落。集中营分为三部分,中间是关押犯人的简易棚式营房,营房前后两边分别是管理处和行刑室及焚尸室。

如今集中营的营房已经被全部拆除,只留下墙基。当初看守们办公的管理处平房被改建为纪念馆,其中的几个房间中再现了当年囚犯营房的情景。

当年关进这里的囚犯,首先头发和身上的毛发都被剃光,裸体进行检查、淋浴和消毒。换上囚服后,佩戴上标识不同类型人员的胸章,然后被关到营房中。胸章是涂上不同颜色的一个三角形,红色三角形表示是政治犯,粉色表示同性恋者,黑色表示是反社会者,绿色表示普通罪犯等等。

后来,犹太人的标志就不再是三角形,而是那种著名的黄色六芒星。

纪念馆展室前方的正中央,有一组黑色的巨大青铜雕塑,七具骷髅一般的躯体悬在空中,这是一群在饥饿与死亡面前挣扎的囚犯。在一面巨大的铁丝网前面,他们佝偻着向四方伸出了瘦得皮包骨头、变了形的手和脚,仿佛在向世人诉说着求生的渴望。这组群雕是1968年10月,一位艺术家献给了在纳粹集中营遇难囚徒们的作品。

展室外有一个空旷的广场,这是当年囚犯们每天早晚两次点名的操场。囚犯们只要没有死亡就必须按时来到这里列队点名,接受训斥和惩罚,哪怕是被别人抬着过来。

在一面纪念墙前面,地上摆放着一个达豪集中营无名遇难者骨灰盒。美军在解放达豪集中营时,在焚尸房里发现了盛放在红色的粘土瓮内的大量死难囚犯的骨灰。纪念墙上用五种文字刻着一句话,英文为:Never Again,也就是“永不重来”!

与奥斯威辛集中营一样,达豪集中营也有毒气室和焚尸炉。如今在那排通向死亡的建筑入口处,立着一块青灰色的石碑,上面刻着的是:“请记住我们是怎样在这里死亡的。”

当年,纳粹看守们欺骗说让囚犯洗澡。将他们骗进“浴室”后,立即关上大门封闭毒气室,然后从头顶的莲蓬头管道将毒气放入。几分钟后,犯人们就已全部死亡。毒气室紧挨的是焚尸炉,尸体随即被扔到焚尸炉里焚烧灭迹。

在陈列馆里的一张照片上面,一个青年妇女搀着三个天真的孩子,怀中还抱着一个幼小的婴儿,默默地走向毒气室。

焚尸房中陈列着两座焚尸炉,如今炉口敞开着,里面一览无余。而当年,每台炉子一次可以焚烧两三具尸体,无数遇难的囚犯就是在这里被扔进火焰中,烧成灰烬。

没人知道这两座焚尸炉到底焚烧了多少囚犯。在集中营后期,这里从早到晚终日不停,直到达豪解放。美军打进集中营后发现,大约还有7500具尸体没来得及焚烧。在毒气室里和焚尸炉旁,遇难者们在被迫走进毒气室前脱下的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鞋子和衣物堆积如山,令人触目惊心。

02

达豪集中营是二战中纳粹德国所建立的第一个集中营,被称为“集中营之母”。它原先是达豪镇附近一个废弃的兵工厂。1933年3月,党卫军头目海因里希·希姆莱在达豪小镇建成这个集中营,它原先并不是专门关押犹太人的,最初主要是关押政治犯和宗教界人士,设计为容纳5000人。

二战早期,达豪集中营还作为党卫军类似轮换休养的场所。那时,作为一种奖励,会将在前线作战一段时间的党卫军士兵调到这里,与之前的看守们换岗,让他们轮流享受向囚犯们施展淫威的权力。

随后被关押人员的种类不断地扩展,从1933年到1945年12年间这里共登记在押20万多名囚犯,其中4.1万人在这里被杀害或者被迫害至死。在头7年里,这里有500多名囚徒死亡,而在接下来的6年中,却有多达4万人死亡。

1941年6月,德国法西斯执行巴巴罗萨计划,发动闪电战,大举入侵苏联。苏德战争爆发初期,苏军一路溃败。大批的苏军官兵被德军俘虏。第一批战俘被押送到德国后,运到达豪的6000名苏联战俘,仅在几天之中就被全部枪杀。

整个二战期间,共有大约370万苏联战俘被送到德国,死于达豪集中营的应该为数很多。

犯人们在集中营的生活待遇十分恶劣,食品不仅低劣,还根本不能吃饱。每天却要长时间承担繁重的劳动,从清早起床,一直工作到晚上才能回营,没有休息日。当时的一些照片可见,犯人们瘦得皮包骨头,疲惫不堪。

犯人居住的棚式营房,是一种用厚木板钉成的框格,床铺分为三层,第三层几乎紧贴牢房的顶棚,每个人的空间十分狭小,只能爬着上床,每排床与床之间的距离也十分狭窄,囚犯们拥挤在笼子一般的铺位中,就如同一口口活棺材。

在这里,大量的囚犯被折磨致死。达豪集中营还有一种刑罚,就是让犯人从事单调而毫无意义的劳动。比如,把一堆石头从这里运到那里,再从那里运回来,不断的重复,直到把犯人逼得无法忍受这种痛苦,从而产生绝望直至精神崩溃。

达豪集中营还有另一个冠冕堂皇的名称“达豪学校”。它曾经作为培训党卫军集中营军官的教学基地。这却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学校,做的是惨无人道的活人实验。

这些活人医学实验包括: “超低温”试验,将犯人从冻僵的情况下放入热水中,记录他们复苏的时间。“超低压”试验,将犯人关入高压舱,持续加压直到死亡,记录下致死的气压。

为了进行细菌战和生化战,他们在犯人身上培植疟疾病菌,还进行其它使人体受到致命伤残的生物化学实验。刽子手们甚至切开活着的犯人身体,作活体解剖。

1944年底,在德军不断溃败的背景下,看守们打破不对囚徒进行性侵犯的规则,还在集中营中修建了军妓院,挑选女囚徒为他们服务。

随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深入,纳粹德国在战场上节节败退,盟军从东西两线攻入了德国本土。1945年4月25日,美军在柏林南部易北河畔与苏军胜利会师,德军被截成南北两段,德国法西斯的失败就要来临。

1945年4月希姆莱命令必须撤离集中营的全部囚犯,“不能让一个活的犯人落入到敌人手中”。26日,达豪集中营7000名囚犯,在党卫军的枪口下被强迫转移。在几天的死亡行军途中,衰弱而饥饿的囚犯们,凡是走不动的全都被当场处决。

但是很快,达豪集中营的刽子手们终于也迎来他们自己的末日。

03

4月29日上午,美军第45步兵师(雷鸟师)157团3营作为突击队攻入达豪市外围,他们发现一条通往林间的铁路(后来被称为死亡铁路)。随后有一些德军看守走出森林,向美军投降,美军这才知道这座集中营的存在。

在坦克和其他部队继续向慕尼黑城区进发以后,与其他两个步兵连一起,I步兵连在连长杰克的率领下奉命沿着铁路攻打达豪集中营。

往日里不可一世的德军看守纷纷向美军举手投降。随着美军士兵进入营区搜索,一幕幕德国党卫军的暴行出现在他们眼前:第一处尸体堆被发现,惨不忍睹的场面让士兵们震惊不已。随后又看到了“死亡列车”,铁轨上一列39节车厢的闷罐车,打开一看,里面装了数千具骨瘦如柴的尸体。

紧接着是杀人的大型毒气室和焚尸炉,这在以前一直被认为是苏联人进行反德宣传的东西,真的出现在美军士兵的眼前。

大量枯骨一般的尸体被发现,他们被剥去衣物裸露着,横七竖八,叠压交错地堆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焚烧处理。这些尸体战争结束后才被移入达豪公墓安葬。

惨绝人寰的血腥场面不断刺激着士兵们,仇恨的情绪开始蔓延。愤怒的美军士兵终于再也不能保持理智,他们将被俘的德军看守们押到毒气室后面的一堵高墙前,看守们似乎感觉死到临头,有的吓得瑟瑟发抖,不断地向美军士兵求饶。

这下轮到这些平日作威作福,随意决定别人生杀大权的刽子手们颤抖着乞求饶命了。

德军看守们在高墙下站成一排。来自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的印第安人美军连长杰克·布什海德(Jack Bushyhead)中尉下令开枪。在机枪的扫射下,纳粹看守们纷纷倒地。


一幅当时的照片显示,大部分德军已经被击毙,高墙下剩下四名尚未被打死的德军看守自知罪孽深重,正高举着双手,呆呆地站着等着挨枪子。

这天上午十点多钟,达豪集中营的囚犯们听到了由远而近,传来断续的枪声,他们在囚室中静静地等候。没过多久,美军进入了集中营。囚犯终于迎来了解放。“我们自由了!”

绝处逢生的欢呼声如春雷一般响遍了集中营。解放了的囚犯们随即加入了复仇的行动,一幅照片上,一名吓得面无人色的党卫军看守倒在地上,随后被愤怒的囚犯们用锄头砸死。

一同攻入集中营的L连的霍华德少尉到场绘制了屠杀现场的草图,军医劳尔夫也随后赶到,他拍摄下许多当时集中营现场的照片。

这场发生在二战期间,西部战线最大规模的集体屠杀战俘的事件,史称“达豪事件”。事后,美军成立了专门的调查组对事件进行了调查。据统计,共有520名德军看守被杀死,其中有40名是被解放了的集中营囚犯所杀,而由I步兵连连长杰克·布什海德射杀的纳粹看守多达346名。

达豪集中营,这所无数无辜的人在这里惨遭杀害的人间地狱终于倒塌了。

04

屠杀战俘的事件发生后不久,杰克·布什海德中尉和部份士兵一道被送上了军事法庭。中尉在法庭上一个人揽下了全部责任,表示士兵皆是奉他的命令而开枪。并且他拒绝认罪,因为他下令杀死的都是一些原本就应该下地狱的恶魔,他们死有余辜。中尉认为自己是在行使“非法的正义”。

1977年,达豪事件的主角杰克·布什海德中尉在俄克拉荷马州老家的农场去世。

1986年9月,已经是陆军上校的那个L连少尉霍华德出版了详细记叙那场达豪事件的著作《复仇时刻》,这本长期以来一直被美国军方禁止出版的书籍终于面世。

直到1991年,美国陆军军方才悄然解密了1945年4月那场美军枪杀达豪集中营德国党卫军看守事件的秘密报告。

德国人终于有勇气面对自己国家历史上最黑暗一页,并为此而忏悔。1970年,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在波兰访问期间,在华沙犹太隔离区起义纪念碑前双膝下跪,为在纳粹德国侵略期间被杀害的死难者默哀。此举让全球瞩目。

早在1965年,在巴伐利亚政府的支持下,记录着纳粹法西斯反人类残暴罪行的达豪集中营纪念馆终于建立起来并对外开放。现在这里每年接待数十万游客的访问。

2015年5月,在达豪集中营解放70周年之际,人们聚集在这里举行了纪念活动。德国总理默克尔与130名达豪集中营幸存者及其家属,以及部分美军老兵一起参加纪念活动。

在蒙蒙细雨中,默克尔向集中营受纳粹迫害的遇难者献上花圈。她在讲话中强调:对于纳粹时代德国的所作所为以及给其他国家造成的持久伤害,我们有特殊责任以保持警醒、敏感和意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本文作者2018-1-27 20:33
闪耀灯塔
粉丝5 阅读137 回复0

精彩阅读

推荐视频

排行榜

专访

爱人如已 彼此饶恕 服务他人
135-3302-0793
意见反馈:info@hdooo.com
耶稣基督福音网
中国.东莞
耶稣基督福音网

扫一扫关注我们

Copyright©2006-2018 闪耀灯塔. GMT+8, 2018-11-22 18:59 , Processed in 0.275551 second(s), 15 queries.